为何专一男人这幺少?不能完全忽视先天因素的影响

2020-06-15
标签: 主页 > Y校生活 >为何专一男人这幺少?不能完全忽视先天因素的影响 >

金庸小说《神鵰侠侣》中一句「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多年来牵动无数人思索爱情真谛,对爱人至死不渝也似乎成了小说世界的幻想。其实,忠诚与爱情不仅是文人热切讨论的主题,也是科学家希望探索的领域,在人们喜欢高举精神价值,强调修养对维繫感情的重要性,同时了解人类继承生物演化而来的本性、内分泌等影响,无论如何,也有助我们体谅伴侣承受那些随先天而来的问题。

一夫一妻制的潜规则

一般而言,大约有3%的动物奉行一夫一妻制,而人类是否属于一夫一妻制动物却出现过争议,一说指人类基本上仍属一夫一妻制动物,另一说指人类属温和的一夫多妻制动物。不过,本文目的并非要讨论那个说法比较正确,乃从探讨一夫一妻去了解影响男女忠诚的先天因素。

近年已有大量研究解释俗称为「爱的激素 / 亲密荷尔蒙」的催产素(Oxytocin)如何影响动物形成一夫一妻的关係,科学家主要从比较忠诚专一的「平原田鼠」(Microtus ochrogaster),发现牠们大脑掌管情感的区域有非常多的催产素受体,相反,滥交不忠的「山地田鼠」(Microtus montanus)大脑的催产素受体却少得可怜,形成两种田鼠截然不同的夫妻生活。假如你移除了平原田鼠所有催产素受体的基因,这只原本忠诚专一的田鼠会彻底改变性情,对同居的雌鼠失去记忆,显得冷酷无情,也会疏离族群,避开其他田鼠。

对人类而言,不分男女,假如先天的催产素受体特别多,情感会比较丰富和具备同理心,这样的先天基础较有利维繫良好的家庭生活,反之,则较易出现漠视对方感受和不忠的问题。近年演化心理学家研究爱情与离婚课题时,也发现热恋中的情侣体内的催产素非常高,一般能维持三年的热恋期,随后开始减退。到了二人共同养育孩子长大过后,也是最容易对对方丧失兴趣的转捩点,这平均四年的转淡期,也意味着双方出轨的机会大增(尤其男性)。1 如此看来,催产素受体的多寡确与一夫一妻的形成密切相关。

令人又爱又恨的忠诚基因

内分泌的故事还未完结,2008年瑞典卡罗琳学院(Karolinska Institute)的研究团队找来552名男士,他们都有长期忠诚的异性恋关係。研究尤其针对这批男士受抗利尿激素(vasopressin)的影响,正是抗利尿激素有助巩固「配对束缚」(pair – bonding)的一夫一妻关係。最终,研究员发现了称为RS3 334的等位基因,男人所含RS3 334的副本数量愈多,抗利尿激素对大脑产生的作用愈弱。实验将「关係延续长度、婚姻问题的觉察、配偶感受婚姻品质」等因素,列入配对束缚关係的测量值;换言之,拥有较多的RS3 334副本的男士,配对束缚测量的得分就愈差,他们较易单身,或婚后出现感情问题的比例也愈高。2

另外,着名人类学家海伦.费雪(Helen Fisher)在着作《谁会爱上你,你会爱上谁︰了解你的性格 找到你的真爱》(Why Him? Why Her?: Finding Real Love by Understanding Your Personality Type)全面探讨内分泌与恋爱的奥秘,海伦将研究焦点放在四种最影响男女性格的内分泌上:1)睪固酮(Testosterone)、2)多巴胺(Dopamine)、3)催产素 / 雌激素、4)血清素(Serotonin)。3 除了极少数的人拥有平均比例的四大内分泌外,大部分男女可按主次归类为不同倾向的内分泌性格,例如海伦将先天受多巴胺主导的人称为「开拓者」,他们较喜欢寻求刺激、冒险,追求新鲜活力为生活带来快乐与兴奋,相对其他内分泌的类型,开拓者较难长久对伴侣忠诚,出现外遇的机率大增。而不得不提的是,受睪固酮主导的「领导者」,虽然性慾相对较强,却不表示执迷多姿多彩的性生活,反而倾向专注一位伴侣,往往性爱以后容易分享自己的内心世界,倾向把时间投放在其他喜好之上。海伦对数以万计的男女进行调查后,认为受催产素主导的「协调者」,跟「领导者」最为匹配,较易发展成终身伴侣。

姻缘早有定数?

说到这裏,基于笔者的长期经验,早已估计部分过敏的知识分子会将上述研究理解成主张「基因决定论」(genetic determinism),急急称这类研究等于恶意贬低文化教育,以及两性后天维繫感情的努力,想必暗示人类各种行为结果,包括爱情关係也无法摆脱先天基因、内分泌的枷锁,断言姻缘早有定数云云。就此,笔者必须分享认知神经科学之父葛詹尼加(Michael S. Gazzaniga)在行为基因学的分析,认识过后自然无需过敏,他总结基因影响人类行为的三大原则:

    所有行为特质(倾向)皆具遗传性在相同家庭的成长环境影响小于基因的影响不论基因或家庭环境影响,均无法充分、单独地解释人类複杂行为特质的变异

葛詹尼加认为,即使先天基因、家庭与同侪团体对行为的影响佔近52%,后天48%的行为特质依然难以估算,他引述学者艾瑞克图哈默(Erik Turkheimer)及玛莉华德容(Mary Waldron)的说法,这些后天影响可以是「非系统、特异性及偶然的意外、疾病或创伤」所导致的。是故葛詹尼加总结道:「基因活动在心智生活中扮演某种角色。这并不是说基因决定了我们每个行动、思考和反应,而只是说我们遗传了某些影响行动的特质。⋯⋯基因和环境的交互作用形塑了我们。基因是主要骨架,细緻内容由其基因和环境的交互作用来修饰」。4

「先天」算尽太聪明

道理殊途同归,由麦尔坎.葛拉威尔(Malcolm Gladwell)着述之《异数:超凡与平凡的界线在哪里?》(Outliers: The Story of Success),以相当大的篇幅阐述先天基因不足以解释一个人的成就,例如克里斯多福.蓝根(Christopher Langan)虽然智商高达195,并不表示他的贡献/成就比智商150的爱因斯坦高出30%。而出身家庭,后天际遇均对行为的成果有莫大影响,连乐队披头四(Beatles)和比尔.盖兹也是连番巧合才拥有大量时间练习相关能力。5

所以,不论探讨忠诚爱情或其他课题,一方面我们不必漠视先天基因对铸造性格、行为特质的重大影响;另一方面,亦不表示肯定基因、演化相关研究,便等于否定了文化或后天努力,撇除机遇、运气等不可控制的因素。笔者相信,每个人如独特的艺术品,即使同卵双胞胎也有不同的爱情喜好与经历,没有天生注定不忠的伴侣,在单亲家庭成长未必摆脱不掉阴影,努力可在机遇的安排上增加变数。

最后,笔者向大家推荐着名德国思想家大卫.理察.普列希特(Richard David Precht)的着作《爱情的哲学》(Liebe: ein unordentliches Gefuhl)6,他分析爱情问题并非如书名般泛谈思想哲学,没有一面倒强调精神价值,而是宏观地兼容各大範畴,以生物遗传、演化、神经科学、文化、思想来看爱情问题。未来如有机会,可作细緻分享。

参考资料:

[1]大卫.伊葛门(David Eagleman)着:《躲在我大脑中的陌生人》(Incognito: The Secret Lives of the Brain),台北市,漫游者文化出版,2013年,p.137。

[2]Is Allele 334 An ‘Infidelity’ Gene For Men? Science 2.0 [September 02, 2008]

[3]费雪《谁会爱上你,你会爱上谁︰了解你的性格 找到你的真爱》(Why Him? Why Her?: Finding Real Love by Understanding Your Personality Type),中国计量出版社,2012。

[4]葛詹尼加(Michael S. Gazzaniga)着:《伦理的脑》(The Ethical Brain: The Science of Our Moral Dilemmas),台北市:原水文化:家庭传媒城邦分公司发行,2013年,p.126 – p.131。

[5]麦尔坎.葛拉威尔(Malcolm Gladwell)着《异数:超凡与平凡的界线在哪里?》(Outliers: The Story of Success),台北市:时文化,2009年,p.38 – p.119。

[6]理察.大卫.普列希特(Richard David Precht)着:《爱情的哲学》(Liebe: ein unordentliches Gefuhl),商周出版,2011。

阅读 (721) 评论 (967) 收藏 (921) 转载 (766)
相关阅读
申博太阳城_申博网站开户|社交生活的精彩|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悦平台app官方下载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慱官方手机下载